澳门新葡亰2481777

凤囚凰第42集

  容止在赶赴西山途中遇袭,带来的亲卫悉数被杀,他自己躲在树上,借由茂密的枝叶掩护坚持到天亮。楚玉已经到了出事的地方却不见容止,她和清越分开寻找,容止远远看到焦急不已的楚玉,心中一紧,从树下下来带她一起躲避龙林军的层层搜捕。

  容止和楚玉躲在路边的草丛中,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追兵。气氛紧张,楚玉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树枝发出声响。霎时间,数箭齐发而来,瞄准的目标却是这些追兵。藿璇带着亲卫及时赶来,救下了容止二人。看着容止和楚玉相握的双手,藿璇心中苦涩,打马去追逃跑的龙林军。只是她现在无法集中精神,在解决掉逃兵的同时受伤昏迷。与此同时,王泽救下了被龙林军追杀的清越,与容止会合后,一起赶往西山。顾欢藏在藿璇的军队中,并没有和王泽他们一起去西山,而是返回去找藿璇。藿璇醒来的时候,疑惑顾欢为何在此,顾欢解释说是因为王泽担心她旧伤复发,让自己偷偷跟来的。藿璇背上的伤很严重,必须即刻接受治疗,霍璇脱下盔甲,露出洁白的后背,本是肤如凝脂,现在却布满了一道道的疤痕和血迹,顾欢眼中有了怜惜之意,轻轻为她包扎,藿璇受伤不宜骑马,顾欢强硬地要求与她同乘一骑,一向强势的霍璇很少有这样虚弱的时候,与顾欢近距离的接触也让她很不自在,只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赶去西山。

  此时,宫中,太后整装打扮,即使意识到事情不好,她也要保持自己大魏皇太后的尊严。马中良假传圣旨,逼太后自尽。太后毕竟上位多年,到最后她也要保持自己的威仪,马中良给她面子,给她一盏茶的时间自尽。

  马中良坐在亭子里老神在在地等着太后自杀,只是一盏茶后迟迟没有动静,他刚打算进去察看,就被太后与容止的哥哥冯泰带兵拦住,冯泰的人不多,马中良手中的龙林军对付他绰绰有余,马中良本来胜券在握,刚打算硬碰硬,就被彭戈用剑逼上了脖颈。彭戈是拓跋弘一早就埋在龙林军中的心腹,之所以配合陈庸逼宫,就是因为拓跋弘想知道这次参与谋逆的到底有多少人,同时也试探一下各方势力,并给居于安逸的军队和朝堂予以警醒。

  西山,容止和藿家军冲进了行宫护驾,拓跋昀带来的人已经死伤殆尽。拓跋昀气急败坏,这时他已经知道自己陷入了拓跋弘早已设计好的圈套,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,引起了拓跋弘的怀疑。事到如今,拓跋弘也不介意让拓跋昀知道自己败在哪里。拓跋昀千不该万不该对龙林军动心思,彭戈是拓跋弘的人,早在拓跋昀和陈庸接触的时候,拓跋弘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计谋,并且假意派藿璇去司州,实则让她守在西山护驾。

  容止进行宫去见拓跋弘。正好听到拓跋弘的话,他说摄政王如果没有能力逃出生天,那就没有资格做摄政王。拓跋昀看到进来的容止,连声大笑,到现在拓跋昀算是彻底明白了,他和容止都是拓跋弘的棋子,拓跋弘早就知道了他所谋之事,却还是来了西山,算计了他,也置容止于险境,心机如此深沉,着实令人胆寒。

  拓跋昀被带下去后,容止依旧脸色凝重,从接到护驾消息到现在,只要给他时间他就一定能想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是他没有去想,而是情感使然,心急如焚地赶来护驾,他不明白这场谋逆明明可以避免,拓跋弘为什么还要让事情发生,他和拓跋昀都是他的亲人近臣,他如此做,太令人寒心。

  容止对拓跋弘失望,拓跋弘又何尝不对他失望。容止为了儿女私情,得罪了朝中大臣,令朝局动荡,自己却还自欺欺人的以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稳固朝堂,而这次西山护驾之举实属匹夫之勇,容止应该做的是在平城掌控大局,而不是跑来逞能。拓跋弘说的句句在理,但容止就是心中不痛快,负气离开,楚玉紧追而去。藿璇这时正好赶到,进屋去见了拓跋弘。

上一篇:试题分类

下一篇:【枝叶满尘埃】 - 吴江诗词网